孩子們,你可表現得成熟一點的

社會對少年人總有些附帶的形容,例如「年少無知」,又或是「少年輕狂」,當然這都是成年人的偏見,但少年人也得問這偏見到底是怎麼形成的?在聖經中偉大使徒保羅對他的徒兒提摩太的教訓中有一句:「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這教導當然有它的宗教意義,但借用來提醒現代的少年人,相信也很管用。 少年人,請你在言語上表現得成熟一點。從正面說少年人說話比較率直,不拐彎抹角;但從另一角度看,年輕人說話不夠心思慎密,也不多考慮聆聽者的感受,忽略說話的後果;然而覆水難收,最後就算道歉也無補於事。近年說髒話的次文化彌漫在大學校園,甚至中、小學校園,叫作為教育工作者的我「耳中聽、心中痛」。究竟何謂表現成熟的說話?說到底就是「尊重」,尊重聽你的人,不管他跟你立場如何不同,甚至政治取態跟你有多大分歧,也請你尊重他;並且尊重自己作為一個有文化修養的人。說話理直則氣壯,並不需要提高聲浪,又或是以髒話加強語氣才可顯示道理的。 少年人,請你在行為上表現得成熟一點。年輕人沒甚麼包袱,行事常常「順心而行」,但說穿了就是「我行我素」。假如以「我喜歡」和「這才是真我」為行事風格的話,委實不夠成熟。究竟何謂表現成熟的行為?行事前除了考慮自己的益處,亦能考慮到身邊的人,甚至團體以至社會的利益,才算是成熟。年輕人常以為自己「一人做事一人當」,可惜很多情況下魯莽行事的後果並非一人能當。我曾見過有學生運動會的接力比賽,各隊健兒本來都是逆時針沿著賽道作賽,偏偏有一隊違反比賽規則,沿相反方向奔跑。細問原因,學生只是表示想做一些瘋狂的事,為在學生涯留下一些回憶,並表示願意承擔後果,被取消比賽資格及接受紀律處分。這些後果他們當然要負,然而學生並無想過其他參賽同學可能因這突如其來的行動受驚而影響作賽表現,且若有迎頭相遇踫撞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況且,這樣的舉動對學校紀律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更是不能預計。 孩子們,這個社會有一天都要交到你們的手上,我希望你們學習在言語和行為上表現成熟一點,凡事三思而後行,不需要為衝口而出的說話或是魯莽的行為付上沉重的代價。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8年3月23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領袖素質-誠信

今天在校園裡學習的莘莘學子,也就是社會未來的領袖。校園裡有各種各樣的學會組織,讓學生發揮領導才能。然而我們所注重栽培的,是學生們的領導技巧、辦事能力,抑或領袖素質?古今中外,很多國家元首或社會領袖曾叱咤一時,卻因隱瞞事情,或是行賄斂財而導致誠信破產,黯然下台,甚至鎯鐺入獄。執筆時前特首曾蔭權仍有官司等候上訴,故不作評論;但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與前新鴻基地產聯席主席郭炳江行賄受賄案已審結,法庭的判決已帶給社會清楚的信息,就是不管領袖的能力多強,功績如何,一但誠信破產,就要背負後果。 要在領袖培訓中加入「誠信」素質,應先從內在生命價值的培育開始。培育內在生命價值,聽起來比較抽象,但在學校生活中可見的例子仍然隨處可拾;例如公平競賽(相對於比賽作弊),在很多學校比賽中展現公平競賽的規則和違反公平競賽的罰則,都可展示對誠信的重視。相反地,在學校的價值教育中,我們容易表揚成就而忽略誠信,這樣會令學生產生錯覺,以為成就高於一切,不惜挺而走險以獲得成就,做成價值偏差。這些都值得我們反思。 除了內在生命價值的培育外,還可透過建立外在具透明度的管理架構去達致「誠信」培育。強調「制約與平衡」並非負面地理解為對領袖的不信任,而是正面讓領袖光明磊落地將生命展現出來。在學校內細小的學會組織,也可透過會員大會讓領袖面對會員,接受查詢,甚至質詢;學校內大型組織如學生會,除了以會務報告、會員大會等方式向會員交代,還可考慮成立代表會監察幹事會工作,在制度上達到「制約與平衡」。 學校相對於社會是一個比較簡單的群體,領袖只有為人服務而無實質回報,而且從利益角度而言誘惑較少;然而,這並不等於「誠信」的教育在校園裡不重要,相反地,學校是一個極佳的場所培育「誠信」,好讓孩子他日成為社會領袖時能抵禦巨大誘惑。光明磊落的生命特質,以及透明、公開的「制約與平衡」制度,對建立領袖的誠信都是必不可少的。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7年11月24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逆流而上-推動自主學習之路

進入二十一世紀,世界各國都在進行規模或大或小的教育改革,香港也不例外;從學制到課程,以致考評模式,都起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為的是要回應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二十一世紀的青年人才,究竟需要學習和培養哪些知識、技能和價值觀?可是,在芸芸改革中忽略了一個關鍵環節,就是課堂教學的改革。若教師仍以單向教學為主,老師講,學生聽、抄、背,囫圇吞棗,然後在考試時機械地默寫一遍;這樣的課堂教學怎有可能培養靈活、創新,能將已有知識應用在新問題上的二十一世紀青年人才?故此,培育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才是正道。 誠然,推動自主學習之路真的不容易走。曾聽過有家長投訴說:「老師沒教書,老是叫我的孩子自學,能自學就不用來學校上課呢!」也有學生抱怨說:「老師要求我們自學,在課堂上又分組互學,乾脆把他的薪水也分給我們吧!」有經驗的老師可能會這樣提點後輩,說:「要培養自主學習的能力,需要很長時間啊,可惜課堂需要追趕進度,還是快快把書教完,別耍這麼多花招吧!」以上對話,反映著推動自主學習之路,確是一條逆流而上之路;老師除了需要在教學技巧上有所裝備外,還要有決心和毅力才可達成。 推動自主學習的老師,一定不會如行外人所說不用教書而拋下學生自學而已,反之他們對課堂活動流程、課業設計,學生課前預習、課後複習,都花上不少心思;至於課堂上,老師遊走於各學習小組,了解他們學習難點,指導個別學生學習上的需要,可能比較傳統課堂還忙碌得多呢!在追趕課堂進度上,推動自主學習的老師都有一個信念,就是推動初期學生得花時間培養學習技巧,學習進度會較為慢一點,但當技巧漸趨純熟,學習的進度就會加快,最終都能按時完成課程。 以上所言都是理論和信念,要推動自主學習,還得有以下三道錦囊。第一,單向教學(教師教學為主)和推動自主學習(學生學習為主)是一條主軸的兩端;但教學方式並非只有這兩端,而是根據老師教學經驗,對學科學習的掌握,並檢視學生學習情況而制定教學方案,故此老師的專業判斷仍是至為重要。第二,推動自主學習的毅力和決心也是成敗關鍵,因老師要突破自己固有的教學模式,意即老師也要成長。第三,校長、家長、學生的認同和接納,會使推動自主學習事半功倍;故此,老師要多與校長、家長、學生溝通,傳達理念,並接收學習者的回饋,以求找出更貼近學習者需要的教學方式。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7年9月8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借鑒芬蘭的教育

直接資助學校議會一行三十多位校長和老師本月初到芬蘭考察教育,走訪了九所學校,聽取了三個專題報告,再經過密集的反思、分享、交流,收穫甚豐。誠然芬蘭與香港文化差異甚大,別人成功的經驗未必能照辦,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縱未能照辦,也可以借鑒。 芬蘭教育吸引人的地方,是以課時短、功課少見稱,但在以十五歲學生為測試目標的學生能力國際評估PISA卻名列前茅。據了解,芬蘭教育部門為課時制定了指引,由初小至高小,延至初中及高中,循序漸進的增加。芬蘭幼童在無壓力的情況下玩耍和學習,培養閱讀興趣,和自我追求知識的動機;到初中時,學習的深度與廣度提高,仍能應付自如。這觀察彷彿打了香港家長一記耳光,因香港家長常以為要「贏在起跑線」就要越早投入正規學習,導致很多學生在年幼時已對學習厭倦,或是以滿足家長和老師的期望而學習,失去內在對知識和學問追求的動力,這一方面確實值得我們深思。 此外,芬蘭人視教師為崇高的專業,對老師的專業判斷高度信任。在講座中聽到一個例子,就是你進到牙醫診所,你不會質疑牙醫對你牙齒問題的判斷;同樣地,當你進入學校,你不會質疑老師對你子女成長需要所作出的判斷。作為老師和校長,聽到這裡真有點不是味兒,因香港社會對老師的專業並不是如此尊重。從教育局為首,各式各樣的評核:包括校外評核和重點視學,都以一套既定的標準去審視有不同特色的學校、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老師;家長要麼就是一副專家的模樣指點老師如何教導他的子女,要麼就是動輒向校長和教育局投訴老師。當然,老師的專業地位並不是一張教育文憑可以賦予的,是要老師群體自強不息,教育局的信任賦權,和家長的擁戴而建立的。 芬蘭政府對教育的重視,和對教育資源的投放,也叫我們驚嘆。我們探訪一所主流學校,其中有為照顧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班(自閉症和過度活躍症),其人手比例大概是一比一。其他主流學生課堂除老師外也安排一位助教照顧有個別學習差異的學生。若要借鑒芬蘭教育,新政府承諾投放更多教育資源,在照顧學習多樣性上,有否機會增加資源?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7年5月19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校規的意義

早前有一則新聞,報導一所中學舉行便服日,其中有四名男同學借來女同學校裙穿著,惹來哄動,隨即被老師訓斥,並指此舉違反校規;涉事同學亦不甘示弱,據理力爭,反問那一條校規禁止男生穿著女生校服云云。這事件讓我重新反思校規的意義。 誠然校規條文一定不會包羅萬有,亦不可能涵蓋所有學校發生的事情的所有細節。面對上述事件,校規被學生挑戰,最直線的想法就是急急在校規中補上一條,以堵塞漏洞;可以,這也是最危險的做法,因校規寫得越仔細,就更吸引學生鑽空子,走「法律罅」,這並不是校規的意義。 當然大家可以想像,社會的法律制度也有相似之處,雖然有完整的法典,也得靠完善的法律制度去執行,包括檢控、抗辯、審理、判決,然後成為案例,供其他相似情況作參考。可是,我們樂於看見學校行這一套制度嗎?難道訓導老師要扮演警察和檢控官,甚至是法官的角色?校規的作用真的要成為校園的法律?學校豈非談「情」說「愛」— 建立師友情和關愛的地方?為何要把它塑造成警署和法庭? 其實,校規的意義首重教導,它是一種教育工具,這種的想法才真正配合它在校園存在的意義。試想假如有一條校規寫道:「學生不准吸煙」,從條文的角度學生可以爭拗說校規沒明文禁止酗酒或吸食大麻,但從教導的角度看可解讀成學校不想學生沾染一些有害身體的習慣,那「不准吸煙」就涵蓋了其他有害身體的事情。又假設有一條校規寫道:「學生髮飾儀容須合乎禮統」,從教導的角度看,重點是希望學生純樸端莊,而並非糾纏於男生可否穿著女生校裙。 當然,我相信老師對校規的教育意義應無異議,只是擔心在執行時會引來不同老師對校規有不同演繹,在處罰時會惹起爭拗。可是再看看上述事件,學生在訓導老師威嚇要記缺點時就換回男生校服,當訓導老師離開後卻變本加厲,穿著女生校服走到校外去,在這個案看來,處罰收不到應有的教育意義。所以,請別為容易執行處罰而扭曲了校規的意義。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7年3月31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服務學習團

從前,當你想到學校教育時,不其然會聯想到課室的四堵牆,還有一塊黑板,和站在黑板前的老師在聲嘶力竭的講課;可是,現代教育已注入了另類的學習情境,就是走出課室,甚至走出香港,進入另一國度,跨越地域文化,坊間稱為遊學團,但教育界以學習為本位,稱這種學習旅程為學遊團。學校在長假期舉辦學遊團,已非中學專美,很多小學,甚至幼稚園也舉辦類似活動,以擴闊孩子眼界,增廣見聞。 我校每年復活節假期前都有一周的學習活動,稱為「GLocal Week」,全校師生都會參加本地以至海外的學習活動。學習活動周的主題十分豐富多元,有些與學科學習掛鉤的,例如馬來西亞熱帶雨林考察團、西安歷史文化考察團等;但我更喜歡的,就是服務學習團,例如到清遠山區學校進行義教、到柬埔寨探訪垃圾山兒童和孤兒院、到印尼貧民區協助當地居民建屋等。 有人認為香港中學生是被寵壞的一群,事事都從自身利益出發,都感染了「王子病」和「公主病」;可是,我見證過不少在家嬌生慣養的學生,在服務學習團中目睹受助群體的需要,都身體力行的展現愛心的服事,這些表現就連他們的父母也不敢相信。更叫人感動的,是經過服務學習後,有些學生確立了人生職志,以服務有需要的群體為人生使命。 可是,不是把孩子帶到受助群體中,愛心就會自然迸發,一切有教育意義的活動,都必須經過悉心安排,才會得到預期效果,在此提出三點與讀者分享。一、旅程前的準備是相當重要的,參加者必須清楚旅程的目的,並對所要付出的心思精力有充份的心理預備,以調較對旅程的期望。二、生命的接觸最能感動人,所以在旅程中的活動安排可多造就機會,讓參加者與受助者作生命的交流。三、每項活動後的分享才是戲肉,因活動本身只是一種經歷,但每個人卻對經歷的解讀也不同;能讓參加者抒發他們在經歷中所獲得的意義,並在導師的帶領下內化其中所得,才是服務學習能帶來生活改變的成功關鍵。 聖經說:「施比受更為有福。」服務學習提供了靈育培養的好機會,是值得推薦的學習經歷。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執委本文載於2015年4月《星島日報》教育版之「直言可資」

住宿訓練

本地中、小學校(不包括特殊學校)能提供住宿訓練的實在寥寥可數,本校慶幸能擁有一棟提供八十八個宿位的宿舍,為中一學生提供兩至三個月的宿舍生活經歷。究竟宿舍生活能為孩子的成長注入甚麼元素?成年人不難發現,這一代孩子是被寵壞的。究其原因,與社會整體生活條件改善,及家中孩子數目減少有關。為人父母者,即使自己省吃儉用,也把最好的留給兒女,致使萬千寵愛都集於家中一、兩名孩子身上;加上家庭生活改善,不少孩子都在家傭照顧下長大,「王子病」、「公主病」就在這個環境下「誘發」出來。住宿訓練就是針對這些障礙孩子成長的情況而設計的。首先,住宿訓練是要訓練家長!家長得學會放手讓孩子接受挑戰,面對困難,解決問題。家長常抱怨孩子長不大,常常要他們照顧,耗費心力;但卻沒想過,其實是他們「太關心」、「太敏捷」,把孩子遇見的問題,甚或可能遇見的挑戰都一一去除,那麼孩子又如何在挫折和失敗中獲取成長的養份?所以,住宿訓練先是要讓家長站遠一點,騰出空間讓孩子成長。在訓練孩子方面,宿舍生活提供三方面的訓練予宿生,就是自理能力、紀律生活和群體相處。在自理能力方面,宿生必須學會自我照顧;由執拾、清潔等生活上的自理訓練,到完成功課、溫習等學業上的自理訓練,都在沒有家傭和父母的照顧下完成。在紀律生活方面,宿生都有一個作息時間表,每周五天按照時間表生活,久而久之就養成習慣。現代孩子總愛自由自在,事事順心而行,但宿舍生活讓孩子體會紀律生活的好處,提升學習效律。在群體相處方面,宿生從萬千寵愛集一身的小家庭中,進入人人平等的大家庭生活,必然遇上很多矛盾,甚至衝突。在宿舍生活中,宿生過著群體生活,在一個人人都是王子、人人都是公主的國度,人與人之間必須互相遷就、協調、磨合、妥協,生活就會完滿和愉快;唯一條件是家長不要介入參與,不要太計較子女的得與失,宿生們很快就能找到一個平衡點融洽地相處。有宿舍生活不就等於有住宿訓練,訓練是要刻意安排的,按著教育的整體目標而制定,並且與時並進地優化訓練內容和形式。住宿訓練表面上與學業成績並不掛鉤,但我們相信培育人才是教育的本意,更是我校全人教育的宗旨。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執委本文載於2015年3月《星島日報》教育版之「直言可資」

從一齣話劇說起

每年一月都是我校師生、家長、校友歡聚的日子,因為每年的校慶綜藝晚會、開放日和感恩崇拜都安排在一月中舉行。我要跟讀者們分享的,正是我在校慶綜藝晚會所欣賞的一齣話劇;這是一齣由本校學生撰寫劇本、執導,並由師生合力演出的話劇,劇名叫「藥」。 故事描寫一群高中學生,每日埋首於學業,讀書、測驗、考試叫人沒有喘息的空間,甚至為了進入大學這夢想,連自小想著要到美國打籃球,或是到維也納學音樂等「不切實際」的夢想也要束之高閣。主角一心對現況很不滿,很想說服以拾「紙皮」維持一家生計的母親讓她到外國讀書,可是這也是「不切實際」的夢兒。另一方面,校長為求學校能成為全港頂尖中學,不惜威逼利誘周老師,要她想出提升學生成績的方法,周老師在苦無良策下,竟研製一種名為「聰明藥」的精神科藥物,學生服食後會乖乖聽命溫習,每日只須睡覺一小時,副作用不言而喻。更可怕的是,除了一心以外的所有同學們,縱使知道服用這「藥」的副作用,仍依從指示服「藥」,以提升學習能力,期望考進大學。 這齣話劇並非要反映本校情況,因學生們都認同學校重視學生成長,而非只顧「催谷」成績;然而,這齣話劇卻道出香港學生眼中的中學教育 — 以考進大學為成功指標,甚麼「德、智、體、群、美」全只是美麗的口號,這怎能不教我們深切反思! 「聰明藥」在現實世界中以何種形式存在?可能是羊群心態的補習文化,是各式各樣的模擬試,是無盡的試前操練。在如此擠壓的空間下,學生根本談不上了解自己的興趣、認清自己的方向、訂立自己的目標;久而久之,考進大學就成為他們的共同目標,至於考進大學後又如何,就留待進入大學後再回答。另一方面,香港的教育制度對「成功」的詮釋實在太狹隘,在文憑試放榜後傳媒的焦點總是聚焦在哪所中學出產最多「狀元」;在聯招結果公佈後就追問學校有多少學生考進大學。 教育工作者必須對自己的專業有承擔,不被社會對「成功」的狹隘詮釋牽著鼻子走,了解每一個學生的強項弱處,讓他們在學校這片成長的天空下認識自己,走適合自己的路,才能無悔此生。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執委 本文載於2015年2月9日《星島日報》教育版之「直言可資」

寫於文憑試放榜日

香港中學文憑試今天放榜了!一群文憑試考生可能徹夜難眠,甚或如坐針氈、忐忑不安,等候領取成績通知書;作為他們父母的,或許會為他們的前途擔憂,不知他們能否繼續升學,或他們的成績會否得到僱主的垂青;作為老師的,很想知道他們教導這一群學生多年,嘔心瀝血,究竟學生在學科知識上掌握了多少。所以,文憑試放榜日,是考生、家長、老師都戰戰兢兢期待的大日子。我作為中學校長,這個日子當然與我有關;我的外甥女也是本屆文憑試考生,所以我也體會作為家長的心情。很想借這個平台,為本屆文憑試考生打打氣,亦為我校的中六學生打氣、為我的外甥女打氣。   有話說「文憑試,一試定生死」,這樣的說法未免把文憑試的成績看得過重了,亦為文憑試考生徒添壓力。文憑試成績固然重要,因各所大專院校都以此為取錄標準;但文憑試成績並非用來衡量人生成敗得失的工具,它只能叫你對自己的學習能力多一點認識。文憑試成績好的同學可能代表語文能力較好,或比較適應紙筆考核模式;相反成績稍遜可能反映同學的強項並非在閱讀書寫,又或並未專注於學業而有所分心。無論如何,這成績通知書的結果並不為你「定生死、定成敗」,卻一定可以叫你更認識自己。   古語云:「有志者,事竟成。」現今的升學途徑越來越多,只要你有「想學之心」,加上你認識自己「想學甚麼」,必定能闖開一條出路。雖說本港資助學位名額有限,但加上自資學位、副學位、高級文憑、文憑、毅進等課程,已能滿足大部份有志在本地繼續求學的莘莘學子的需要。若你希望衝出香港,看看地球的另一角落、另一種文化,國內和海外升學的機會也多的是。以往,海外留學是經濟條件較佳的家庭才可以獲得的機會;今天,內地升學或到台灣升學無論在學費和生活費方面都相對便宜,一般家庭省吃儉用也勉強能負擔得來,亦不失為繼續進修的好選擇。   假若你自覺沒有「讀書緣」,很想找份工作鍛煉自己,請緊記「書到用時方恨少」,你今天放下書包並不代表你以後不用再背上;反之,在工作崗位上你才真正知道自己欠缺甚麼知識和技能,然後有針對性的持續進修,向著自己的理想進發。   衷心祝福每一位文憑試考生都能找到自己心儀的出路。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執委 本文載於2014年7月14日《星島日報》教育版之「直言可資」

寫給中一學生的信

可愛的中一同學們: 收到你們所送的生日卡,暖流從心底湧上;每當我細閱卡上的文字,你們的笑臉就隨之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你們就是上主差來的小天使,為我每天繁忙的工作注入動力。我深盼你們能在這所充滿愛心的學校健康快樂地成長,這是我向天父的祈禱。 開學至今已差不多三個月了,我相信你們已熟習了校園的環境;倘若你仍感未能掌握中學的學習節奏,請不要過份憂慮,這是挺正常的。事實上,從小學升上中學,要學習和適應的事情頗多,只要不慌不亂,一定能克服所有的困難與挑戰。校長很想跟你分享你的師兄姐們的經驗,讓你更有準備,踏上中學成功路。 踏上中學初期,同學們會不期然常常跟小學比較。你最好的小學同學很可能升讀了不同中學,你可能仍懷緬小學時的班主任如何疼愛你;然而,這樣的懷緬與比較會窒礙你的前進的。校長不是要求同學拋棄過去的回憶,這是不必要且是不可能的,相反地我希望你能對過去的回憶珍之重之。我只想強調的是中學始終有別於小學,事事比較只會徒添負面情緒,取而代之該是探索新事物的精神,每當遇上不熟悉的人和事時,第一個反應可以是:這很有趣,我從未遇見過呢!這種探索的精神會帶領我們闖進更廣闊的學習天空。 此外,踏上中學後同學們的學習習慣是必須改變的。小學的學習內容相對顯淺,且經過小六全港性系統評估或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等統一考試的洗禮,同學們對應試學習的要求已相當熟悉,事事探求標準答案,並誤以為這就是學習的全部。當然,中學的學習也有應試的部份,但並非所有學習活動都是如此,老師可能只會提供範圍、指引、框架,當然還有呈交報告日期(往往是數日、數周,甚至數月後),同學就要對研習有所規劃,管理時間,按部就班,完成課業,這對同學來說是重大的挑戰。 除了學習習慣外,生活習慣也應該來個大革新。以往同學可能因小學就近入學的原則,不用長途跋涉,現在每天可能花上不少時間於交通上;此外,豐富多姿的課外活動叫人蠢蠢欲試,若再加上校外的訓練項目、網上娛樂等,一天縱使有四十八小時也不夠用。故此,培養健康的生活習慣,作息有序,顯得非常重要。以往喜愛的網上娛樂,亦應適可而止,才有充足精神迎接一天的挑戰。 總括而言,改變是免不了的,這是成長所需付上的代價,但相信經過中學階段的鍛煉,成長的收穫必定豐碩纍纍。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執委 本文載於2014年11月24日《星島日報》教育版之「直言可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