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資學校創造教育新常態

特區政府希望投資教育,投資未來,推出一連串政策,投放額外資源,以優化學校教育。細看資源投放的目標,無論在人事(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一校一行政主任、一校兩社工)、學校硬件和軟件配置(優質教育基金專項撥款計劃),以至學校活動上(全方位學習津貼、中學IT創新實驗室),對直資學校來說,都不是甚麼新事物;直資學校在資源彈性運用的原則下,早已按校情把資源投放在這些目標上。換言之,直資學校是在創建教育服務的新常態。

專業領導與行政主導

最近教育局行政部門提出官津校中一自行分配學位提早放榜,我作為直資學校的一員,好像提出甚麼反對理由都予人捍衛自身利益的負面印象;然而,作為教育專業的一員,我又不吐不快,以免社會人士誤解這是不同資助模式學校之間爭逐利益,也不願見教育局行政部門借機以行政主導凌駕教育專業領導。 有關官津校中一自行分配學位提早放榜的議題,對中學學位分配委員會來說並非新鮮事(直資學校議會並非委員會成員),在過去十多年間多次討論及研究,最終仍以學生利益為大前提而擱置;我敢問,教育局行政部門是否對委員會在這議題上討論多時而感到不耐煩,要在委員會未有共識下強行以行政手段推出方案?所推出的方案是否只偏聽一方面而忽視另一方面的意見?如果這事能行得通,會否意味將來在有爭議的議題中教育當局會以行政措施凌駕教育專業? 話說回來,在過往的討論中為何難以達成共識,是因不願見提早放榜做成在學生身上的標籤效應。小學生有時難掩興奮之情,言語間奚落別人,做成「我有學校取錄,你未有學校取錄」的分化;將來到中學,也會做成「我是考進來,你是『碌』(攪珠)進來」的標籤效應。有說現在直資學校取錄學生,情況也是一樣;但畢竟被直資學校取錄的學生也是少數,將來有三成學生已獲取錄,七成學生仍須掙扎,情況不可同日而語。 又有說家長在這事上是支持政府的方案的。我不希望我的意見帶來學校與家長之間的張力;然而,家長有感資訊越開放,對他們越有利,也覺得他們是「有權」知道子女的派位情況而作出選擇。但學校必須小心地做專業判斷,從大局而非個人出發;若這新措施只帶來少部分孩子開心,大部分孩子要承受更大壓力,這措施是否值得推行?今天很多學校已刪除把學生逐科逐項成績排名,為的就是不願助長這種標籤效應,亦相信這樣做無助學生健康快樂成長。我預視提早放榜的政策推行後,標籤效應浮現,家長就會要求教育當局撥亂反正,到時大家就會進退為谷了。 我希望呼籲中學學位分配委員會內各議會單位能咨詢會員學校意見,讓這議題回歸專業判斷而非行政主導。我亦呼籲教育當局細心聆聽教育界的意見,不要務進推行未經廣泛討論,卻影響深遠的政策措施,並且不應強行以行政主導教育專業的事情。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9年4月5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道德勇氣

美國大文豪馬克吐溫曾慨歎說:「我感到好奇:身體的勇氣應該在世界上很普遍,而道德勇氣卻如此的罕見。」當我在媒體上看到年青人在做極限運動,飛簷走壁的時候,我看到他們身體上的勇氣;可是當我看見他們在做道德抉擇時噤聲,又或是隨夥,則驚訝馬克吐溫的觀察是如此真實。 年青人特別重視朋輩的認同,所以亦特別容易在朋輩壓力下做出超越自身道德底線的事情,如婚前性行為和吸食毒品等,所以要「企硬」,的確需要有道德勇氣。雖說道德價值觀因人而異,但在學校的道德教育裡總會把一些社會普遍認為真、善、美的價值觀灌輸給學生,例如誠實、尊重、守法等。所以,社會雖然沒有一套放諸四海而皆準的道德規範,也會有一些普世價值可作指標。 據我看來,道德勇氣可以在三方面展現。第一,要拒絕不合道德規範的邀請;第二,要指斥不合道德規範的行為;第三,要表揚合乎道德規範的表現。如前文所說,年青人特別容易在朋輩壓力下做出超越自身道德底線的事情,正如每年都有媒體報導大學迎新營的意淫玩意,我相信很多新生都在群眾壓力和現場氣氛下被逼參與,假如你身在其中,你會拒絕嗎?拒絕參與可能被指為不合群,甚或被排斥;此外,假如你不是參與者,而只是旁觀者,你會為被逼參與的同學發聲嗎?指斥不合道德規範的行為可能會被指多管閒事,甚至招致損失,你仍願意鼓起道德勇氣嗎? 至於第三方面,即表揚合乎道德規範的表現也要道德勇氣,可能令你大惑不解,但事實的確如此。社會上有時對於好人好事也會有負評,例如讓座他人可以被譏為「扮好人」,見義勇為也可被解讀為「博出位」,這些負評很容易令人氣餒;故此,適當的表揚能為社會帶來正面的信息,這種表揚確實也需要道德勇氣。 慶幸我的信仰為我提供道德的尺度作為依據,而信仰的力量又給予我勇氣去實踐道德生活。因為真正的道德勇氣是先以道德規範來約束自己,然後才有說服力去改變他人。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8年12月28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寫給年青的教師

最近參加了中文大學校友會的一個活動,為教育學院應屆畢業生進行模擬面試,過程勾起我很多回憶。原來屈指一算我已進入教育行業三十年,當中甜酸苦辣百般滋味,但我若從頭再選仍會選擇教師的工作,也願學弟學妹們像我一樣愛上這育人的工作。 我是中學老師,任教的是化學科;對很多學生來說化學是一門既抽象又艱深的學問。我在大學修讀化學本科,並在研究院進行化學研究時,對化學產生濃厚的興趣,以至我在教學時不期然流露對學科之情。學弟妹們,你熱愛你的本科嗎?你大學畢業以後會否繼續研習本科學問,以至你的學識不會過時?你對學科知識的追求是會感染你的學生的,所以千萬不要停止追求學問。 教師的核心工作當然是課堂教學。能通過講解、討論、實驗課,幫助學生把難明的理論學懂,這是作為老師的滿足感所在。但今天單向授課已不能滿足學生的需要,故此當老師的得鑽研不同的教學方式,例如翻轉教學、電子教學等,目的只為讓學生學得更好,把知識融會貫通。學弟妹們,相信你經過教育學院的教導,對教學已有一定的掌握;然而切勿故步自封,在教學方法上要與時並進,才能幫助學生學得更好。 誠然,課堂教學並非教師工作的全部,培育學生品格,引導學生尋找積極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是教師的使命。常言「生命影響生命」,在培育學生、引導學生的同時,我們得反思自己的生命素養。我並不認為老師都是聖人,但老師得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對學生都有影響力,故此我們都要謹言慎行。德育教育本來就不是在課堂說說,或是進行一些學習活動就能培養得到,而是老師每天身教言教,讓學生耳濡目染所產生的教育效果,老師無論如何都會成為學生的榜樣,端視所建立的是好榜樣還是壞榜樣吧!學弟妹們,但願你們都立定志向,成為學生的好榜樣。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育人的工作是回報很慢的工作;可是我肯定的告訴你,育人的工作是回報率很高的工作,因為生命的成長本來就是無價的。我鼓勵學弟妹們要有耐性,不急於求改變學生,而是踏實的做好教學和培育學生品格的工作,改變必然隨之而來。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8年4月27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請表現成熟點

社會對少年人總有些附帶的形容,例如「年少無知」,又或是「少年輕狂」,當然這都是成年人的偏見,但少年人也得問這偏見到底是怎麼形成的?在聖經中偉大使徒保羅對他的徒兒提摩太的教訓中有一句:「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這教導當然有它的宗教意義,但借用來提醒現代的少年人,相信也很管用。 少年人,請你在言語上表現得成熟一點。從正面說少年人說話比較率直,不拐彎抹角;但從另一角度看,年輕人說話不夠心思慎密,也不多考慮聆聽者的感受,忽略說話的後果;然而覆水難收,最後就算道歉也無補於事。近年說髒話的次文化彌漫在大學校園,甚至中、小學校園,叫作為教育工作者的我「耳中聽、心中痛」。究竟何謂表現成熟的說話?說到底就是「尊重」,尊重聽你的人,不管他跟你立場如何不同,甚至政治取態跟你有多大分歧,也請你尊重他;並且尊重自己作為一個有文化修養的人。說話理直則氣壯,並不需要提高聲浪,又或是以髒話加強語氣才可顯示道理的。 少年人,請你在行為上表現得成熟一點。年輕人沒甚麼包袱,行事常常「順心而行」,但說穿了就是「我行我素」。假如以「我喜歡」和「這才是真我」為行事風格的話,委實不夠成熟。究竟何謂表現成熟的行為?行事前除了考慮自己的益處,亦能考慮到身邊的人,甚至團體以至社會的利益,才算是成熟。年輕人常以為自己「一人做事一人當」,可惜很多情況下魯莽行事的後果並非一人能當。我曾見過有學生運動會的接力比賽,各隊健兒本來都是逆時針沿著賽道作賽,偏偏有一隊違反比賽規則,沿相反方向奔跑。細問原因,學生只是表示想做一些瘋狂的事,為在學生涯留下一些回憶,並表示願意承擔後果,被取消比賽資格及接受紀律處分。這些後果他們當然要負,然而學生並無想過其他參賽同學可能因這突如其來的行動受驚而影響作賽表現,且若有迎頭相遇踫撞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況且,這樣的舉動對學校紀律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更是不能預計。 孩子們,這個社會有一天都要交到你們的手上,我希望你們學習在言語和行為上表現成熟一點,凡事三思而後行,不需要為衝口而出的說話或是魯莽的行為付上沉重的代價。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8年3月23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領袖素質-誠信

今天在校園裡學習的莘莘學子,也就是社會未來的領袖。校園裡有各種各樣的學會組織,讓學生發揮領導才能。然而我們所注重栽培的,是學生們的領導技巧、辦事能力,抑或領袖素質?古今中外,很多國家元首或社會領袖曾叱咤一時,卻因隱瞞事情,或是行賄斂財而導致誠信破產,黯然下台,甚至鎯鐺入獄。執筆時前特首曾蔭權仍有官司等候上訴,故不作評論;但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與前新鴻基地產聯席主席郭炳江行賄受賄案已審結,法庭的判決已帶給社會清楚的信息,就是不管領袖的能力多強,功績如何,一但誠信破產,就要背負後果。 要在領袖培訓中加入「誠信」素質,應先從內在生命價值的培育開始。培育內在生命價值,聽起來比較抽象,但在學校生活中可見的例子仍然隨處可拾;例如公平競賽(相對於比賽作弊),在很多學校比賽中展現公平競賽的規則和違反公平競賽的罰則,都可展示對誠信的重視。相反地,在學校的價值教育中,我們容易表揚成就而忽略誠信,這樣會令學生產生錯覺,以為成就高於一切,不惜挺而走險以獲得成就,做成價值偏差。這些都值得我們反思。 除了內在生命價值的培育外,還可透過建立外在具透明度的管理架構去達致「誠信」培育。強調「制約與平衡」並非負面地理解為對領袖的不信任,而是正面讓領袖光明磊落地將生命展現出來。在學校內細小的學會組織,也可透過會員大會讓領袖面對會員,接受查詢,甚至質詢;學校內大型組織如學生會,除了以會務報告、會員大會等方式向會員交代,還可考慮成立代表會監察幹事會工作,在制度上達到「制約與平衡」。 學校相對於社會是一個比較簡單的群體,領袖只有為人服務而無實質回報,而且從利益角度而言誘惑較少;然而,這並不等於「誠信」的教育在校園裡不重要,相反地,學校是一個極佳的場所培育「誠信」,好讓孩子他日成為社會領袖時能抵禦巨大誘惑。光明磊落的生命特質,以及透明、公開的「制約與平衡」制度,對建立領袖的誠信都是必不可少的。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7年11月24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逆流而上-推動自主學習之路

進入二十一世紀,世界各國都在進行規模或大或小的教育改革,香港也不例外;從學制到課程,以致考評模式,都起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為的是要回應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二十一世紀的青年人才,究竟需要學習和培養哪些知識、技能和價值觀?可是,在芸芸改革中忽略了一個關鍵環節,就是課堂教學的改革。若教師仍以單向教學為主,老師講,學生聽、抄、背,囫圇吞棗,然後在考試時機械地默寫一遍;這樣的課堂教學怎有可能培養靈活、創新,能將已有知識應用在新問題上的二十一世紀青年人才?故此,培育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才是正道。 誠然,推動自主學習之路真的不容易走。曾聽過有家長投訴說:「老師沒教書,老是叫我的孩子自學,能自學就不用來學校上課呢!」也有學生抱怨說:「老師要求我們自學,在課堂上又分組互學,乾脆把他的薪水也分給我們吧!」有經驗的老師可能會這樣提點後輩,說:「要培養自主學習的能力,需要很長時間啊,可惜課堂需要追趕進度,還是快快把書教完,別耍這麼多花招吧!」以上對話,反映著推動自主學習之路,確是一條逆流而上之路;老師除了需要在教學技巧上有所裝備外,還要有決心和毅力才可達成。 推動自主學習的老師,一定不會如行外人所說不用教書而拋下學生自學而已,反之他們對課堂活動流程、課業設計,學生課前預習、課後複習,都花上不少心思;至於課堂上,老師遊走於各學習小組,了解他們學習難點,指導個別學生學習上的需要,可能比較傳統課堂還忙碌得多呢!在追趕課堂進度上,推動自主學習的老師都有一個信念,就是推動初期學生得花時間培養學習技巧,學習進度會較為慢一點,但當技巧漸趨純熟,學習的進度就會加快,最終都能按時完成課程。 以上所言都是理論和信念,要推動自主學習,還得有以下三道錦囊。第一,單向教學(教師教學為主)和推動自主學習(學生學習為主)是一條主軸的兩端;但教學方式並非只有這兩端,而是根據老師教學經驗,對學科學習的掌握,並檢視學生學習情況而制定教學方案,故此老師的專業判斷仍是至為重要。第二,推動自主學習的毅力和決心也是成敗關鍵,因老師要突破自己固有的教學模式,意即老師也要成長。第三,校長、家長、學生的認同和接納,會使推動自主學習事半功倍;故此,老師要多與校長、家長、學生溝通,傳達理念,並接收學習者的回饋,以求找出更貼近學習者需要的教學方式。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7年9月8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借鑒芬蘭的教育

直接資助學校議會一行三十多位校長和老師本月初到芬蘭考察教育,走訪了九所學校,聽取了三個專題報告,再經過密集的反思、分享、交流,收穫甚豐。誠然芬蘭與香港文化差異甚大,別人成功的經驗未必能照辦,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縱未能照辦,也可以借鑒。 芬蘭教育吸引人的地方,是以課時短、功課少見稱,但在以十五歲學生為測試目標的學生能力國際評估PISA卻名列前茅。據了解,芬蘭教育部門為課時制定了指引,由初小至高小,延至初中及高中,循序漸進的增加。芬蘭幼童在無壓力的情況下玩耍和學習,培養閱讀興趣,和自我追求知識的動機;到初中時,學習的深度與廣度提高,仍能應付自如。這觀察彷彿打了香港家長一記耳光,因香港家長常以為要「贏在起跑線」就要越早投入正規學習,導致很多學生在年幼時已對學習厭倦,或是以滿足家長和老師的期望而學習,失去內在對知識和學問追求的動力,這一方面確實值得我們深思。 此外,芬蘭人視教師為崇高的專業,對老師的專業判斷高度信任。在講座中聽到一個例子,就是你進到牙醫診所,你不會質疑牙醫對你牙齒問題的判斷;同樣地,當你進入學校,你不會質疑老師對你子女成長需要所作出的判斷。作為老師和校長,聽到這裡真有點不是味兒,因香港社會對老師的專業並不是如此尊重。從教育局為首,各式各樣的評核:包括校外評核和重點視學,都以一套既定的標準去審視有不同特色的學校、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老師;家長要麼就是一副專家的模樣指點老師如何教導他的子女,要麼就是動輒向校長和教育局投訴老師。當然,老師的專業地位並不是一張教育文憑可以賦予的,是要老師群體自強不息,教育局的信任賦權,和家長的擁戴而建立的。 芬蘭政府對教育的重視,和對教育資源的投放,也叫我們驚嘆。我們探訪一所主流學校,其中有為照顧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班(自閉症和過度活躍症),其人手比例大概是一比一。其他主流學生課堂除老師外也安排一位助教照顧有個別學習差異的學生。若要借鑒芬蘭教育,新政府承諾投放更多教育資源,在照顧學習多樣性上,有否機會增加資源?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7年5月19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校規的意義

早前有一則新聞,報導一所中學舉行便服日,其中有四名男同學借來女同學校裙穿著,惹來哄動,隨即被老師訓斥,並指此舉違反校規;涉事同學亦不甘示弱,據理力爭,反問那一條校規禁止男生穿著女生校服云云。這事件讓我重新反思校規的意義。 誠然校規條文一定不會包羅萬有,亦不可能涵蓋所有學校發生的事情的所有細節。面對上述事件,校規被學生挑戰,最直線的想法就是急急在校規中補上一條,以堵塞漏洞;可以,這也是最危險的做法,因校規寫得越仔細,就更吸引學生鑽空子,走「法律罅」,這並不是校規的意義。 當然大家可以想像,社會的法律制度也有相似之處,雖然有完整的法典,也得靠完善的法律制度去執行,包括檢控、抗辯、審理、判決,然後成為案例,供其他相似情況作參考。可是,我們樂於看見學校行這一套制度嗎?難道訓導老師要扮演警察和檢控官,甚至是法官的角色?校規的作用真的要成為校園的法律?學校豈非談「情」說「愛」— 建立師友情和關愛的地方?為何要把它塑造成警署和法庭? 其實,校規的意義首重教導,它是一種教育工具,這種的想法才真正配合它在校園存在的意義。試想假如有一條校規寫道:「學生不准吸煙」,從條文的角度學生可以爭拗說校規沒明文禁止酗酒或吸食大麻,但從教導的角度看可解讀成學校不想學生沾染一些有害身體的習慣,那「不准吸煙」就涵蓋了其他有害身體的事情。又假設有一條校規寫道:「學生髮飾儀容須合乎禮統」,從教導的角度看,重點是希望學生純樸端莊,而並非糾纏於男生可否穿著女生校裙。 當然,我相信老師對校規的教育意義應無異議,只是擔心在執行時會引來不同老師對校規有不同演繹,在處罰時會惹起爭拗。可是再看看上述事件,學生在訓導老師威嚇要記缺點時就換回男生校服,當訓導老師離開後卻變本加厲,穿著女生校服走到校外去,在這個案看來,處罰收不到應有的教育意義。所以,請別為容易執行處罰而扭曲了校規的意義。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主席 本文載於2017年3月31日《信報》之「直資人語」

服務學習團

從前,當你想到學校教育時,不其然會聯想到課室的四堵牆,還有一塊黑板,和站在黑板前的老師在聲嘶力竭的講課;可是,現代教育已注入了另類的學習情境,就是走出課室,甚至走出香港,進入另一國度,跨越地域文化,坊間稱為遊學團,但教育界以學習為本位,稱這種學習旅程為學遊團。學校在長假期舉辦學遊團,已非中學專美,很多小學,甚至幼稚園也舉辦類似活動,以擴闊孩子眼界,增廣見聞。 我校每年復活節假期前都有一周的學習活動,稱為「GLocal Week」,全校師生都會參加本地以至海外的學習活動。學習活動周的主題十分豐富多元,有些與學科學習掛鉤的,例如馬來西亞熱帶雨林考察團、西安歷史文化考察團等;但我更喜歡的,就是服務學習團,例如到清遠山區學校進行義教、到柬埔寨探訪垃圾山兒童和孤兒院、到印尼貧民區協助當地居民建屋等。 有人認為香港中學生是被寵壞的一群,事事都從自身利益出發,都感染了「王子病」和「公主病」;可是,我見證過不少在家嬌生慣養的學生,在服務學習團中目睹受助群體的需要,都身體力行的展現愛心的服事,這些表現就連他們的父母也不敢相信。更叫人感動的,是經過服務學習後,有些學生確立了人生職志,以服務有需要的群體為人生使命。 可是,不是把孩子帶到受助群體中,愛心就會自然迸發,一切有教育意義的活動,都必須經過悉心安排,才會得到預期效果,在此提出三點與讀者分享。一、旅程前的準備是相當重要的,參加者必須清楚旅程的目的,並對所要付出的心思精力有充份的心理預備,以調較對旅程的期望。二、生命的接觸最能感動人,所以在旅程中的活動安排可多造就機會,讓參加者與受助者作生命的交流。三、每項活動後的分享才是戲肉,因活動本身只是一種經歷,但每個人卻對經歷的解讀也不同;能讓參加者抒發他們在經歷中所獲得的意義,並在導師的帶領下內化其中所得,才是服務學習能帶來生活改變的成功關鍵。 聖經說:「施比受更為有福。」服務學習提供了靈育培養的好機會,是值得推薦的學習經歷。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執委本文載於2015年4月《星島日報》教育版之「直言可資」